你不知道的市政厅公园微距镜头下斑斓生物

作者: 时间:2020-06-17D慧生活455人已围观

你不知道的市政厅公园微距镜头下斑斓生物你不知道的市政厅公园微距镜头下斑斓生物你不知道的市政厅公园微距镜头下斑斓生物你不知道的市政厅公园微距镜头下斑斓生物你不知道的市政厅公园微距镜头下斑斓生物

(槟城19日讯)作为绿肺的槟岛市政厅公园,内有逾100种在其他公园无法寻获的昆虫。这些细小和罕见的昆虫在摄影师微距镜头下,尽显色彩斑斓,结构精妙。

许多人走入市政厅公园都是为了运动和休闲,昆虫摄影师廖俊雄和同伴T.巴拉则把眼光专注在树木和草地,有时候更是藏入花丛中,只为拍摄一只体积微小的昆虫。

刘俊雄和T.巴拉在该公园接受访问过程中,对微小的昆虫很敏感,随意就能发现身边的昆虫,并立刻叫出名字。

摄影集展出一个月

拍摄昆虫是廖俊雄的爱好。他说,2011年,他还是摄影“初哥”,2013年后专注昆虫摄影,同时成立一个脸书群组“Xpression”,目前有500多人,活跃成员逾30人,都以拍摄昆虫为主。

他说,今次是与槟岛市政厅联办为期一个月的摄影图集展。

“我们花了一年收集拍摄作品,期间的1至5月是旱季,我们面对较少昆虫出没的挑战。”

他说,市政厅公园周围都是取材地点,有些昆虫就在你旁边的树木中,但因没仔细观察而不知道它存在。

“只要细心观察,就能拍到宇宙中不同种类的昆虫。”

在这一年拍摄过程中,他无意间拍到一只原本栖息地在红树林的蜘蛛,却在市政厅公园出现,令他摸不着头脑。他说,有些昆虫的栖息地或许因环境受破坏或开发,而必须离开自己的家园。

忍受曝晒蚊叮只为拍美图

廖俊雄在2013至2015年间辞去工作,专心投入昆虫摄影。这段期间,一週五六天到处去拍摄昆虫,曾连续拍摄12个小时,甚至忘了肚子饿。

他说,期间他走遍槟州大小公园和森林,包括阿依淡水坝、植物园和湖内人民公园等,只为了拍到美丽的昆虫。而刚加入昆虫摄影行业时会请教资深摄影师傅,一般拍摄过程都有两三人同行,互相照顾。

“当昆虫摄影师一点也不容易,要忍受太阳曝晒,还得忍受被蚊子叮咬,只为了拍到一张漂亮的照片。”

保障安全拍摄前做足功课

昆虫摄影师T.巴拉说,他喜爱摄影,所以参与其中,每週会与俊雄一起拍摄,对方也是他的学习对象。

“每次拍摄都会指定一种昆虫,之前都会预先做功课,以了解昆虫属性,确保自己安全。”

他说,了解昆虫的属性就能知道这昆虫是否有毒,遇到问题时可如何处理。有时候花费太多时间只是拍到一些普通昆虫,多少会失望。

廖俊雄说,拍摄昆虫讲求耐心和运气,有时候花费很长时间的等待,只为了拍到一张特别的照片,例如这次在市政厅公园拍照期间,就无意间让他拍到一张“黄峰吹泡”照片,也成为展示品。他相信很多人都没看过黄蜂吹泡,黄蜂的巢因雨天而被淋湿,黄蜂竟用雨水来吹泡泡。

他说,拍摄当天刚好为雨天,而他也等待1至2个小时,以拍到这照片。

偷猎者问价要求帮忙捕捉

漂亮的昆虫照吸引脸书朋友按讚,也引来“偷猎者”(Poacher)私讯询问价格,或要求帮忙捕捉,令廖俊雄感到无奈。

他说,有时候拍到罕见或精美的昆虫都会上载脸书与朋友分享,却引来一些偷猎者询问价格,甚至要求帮忙捕捉,再赏一些酬劳。

“我一般上都会直接忽视这些偷猎者讯息,因为如果稀有品种的昆虫被带离原栖息地,可能会死亡,甚至绝种。作为摄影师,我们也要保护它们。”

他说,有些人或许会藉摄影之名参与他们活动,当中有可能是偷猎者。为了安全起见和避免昆虫被偷走,他们都会安排三四人同行拍照。一般上都是拍完就把昆虫放回原生地,大家互相监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