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音文创产业萎缩 柯一正吁翻转教育

作者: 时间:2020-07-09D慧生活513人已围观

影视音文创产业萎缩 柯一正吁翻转教育

专访导演柯一正的当天,天公作美,终于在连日的阴雨天盼到了天晴,但不是豔阳到令人无法招架,而是历经寒冬后的暖日,就如同柯导给人的感觉。屡屡对于环境、老农、土地关怀等社会议题勇敢站上第一线的柯一正,私下待人接物却是一派的温文儒雅,与镜头前形成强烈对比。

「大家喊冲,结果自己却跑太快了。」他笑说,总是要有人出面表达诉求,而我就这样突然间被推到前面去了。311日本核灾后,他发起「我是人,我反核!」的反核四运动,透过在中正纪念堂自由广场设置肥皂箱,採定点定时,并透过演讲、音乐等艺文表演方式,优雅表达反核诉求,这种温柔的抗争,令当时的警察也为之动容,或多或少给予协助。

有了让反核运动文艺化的示範后,社会开始发现原来文化艺术不再遥不可及、可以这幺贴近生活,原来抗争也能从对立冲撞,转化成为一股社会温柔的力量。如今这股力量不仅持续在社会余波蕩漾,且影响层面不再局限于社运圈,更扩及了各个阶层。

柯一正谦虚表示,文创、或者说文化艺术在台湾发展得很早,如艺术工作者萧青阳早在文创一词出现前,就以客家花布来创作。另外,台湾电影文化也曾一度兴盛,不仅年产量超过300部,且海外影展更屡有斩获,连日本都讚誉台湾为电影大国。

如今,台湾却面临缺乏好剧本、产量明显萎缩的窘境。他认为,最大问题出在教育上,加上缺乏有力政策的支持,使得台湾文创影视产业陷入先天不良、后天失调的困境。反观,韩国影视文化产业在政府支持下,积极参与国际影展的CINEMARKET(影视市集),透过这样的活动大力销售影视作品海外版权。

台湾教育无法启发孩童反思能力

对于台湾剧本能力不如日本、韩国,柯一正认为,主因对下一代的教育过程中缺少了思考、辩论,因而无法启发孩童的反思能力,他强调,若无法改变教学,台湾在创作上永远无法迎头赶上。同时,他深信艺术、美学、爱与关怀4大元素,是下一代竞争力来源,他说,不管从事什幺样的工作,当有了创意以及美学概念后,一定能比他人出色。

以自身接受大肠癌治疗的经验指出,当初开刀结束后帮忙缝线的医师,缝伤口的技术好到让人看不出伤口,足见其有相当的美学概念。而为厚植下一代竞争力,在艺文家李永丰的邀请下,他参与了纸风车剧团全台乡镇巡迴演出。

回顾推动纸风车全台巡演的过程,柯一正说,他与李永丰、名导演吴念真孩提时期最快乐的事就是到庙亭下看戏。

为延续这份看戏的喜乐,最后决定以捐款方式帮助纸风车剧团到全台各地乡镇巡演,以建构下一代对文化艺术的第一哩路。纸风车原先初步构想,完成全台319乡镇的巡迴演出,约耗费新台币2亿元。

他提到,民众对于纸风车全台巡演活动反应热烈,并踊跃捐款,有些乡镇甚至巡演了两次。同时,在纸风车全台巡演过程中,他们更发现纸风车剧团不仅是孩童接触文化艺术的第一哩路,甚至也是许多公嬷的第一哩路。

影视音文创产业萎缩 柯一正吁翻转教育

纸风车文教基金会推动368乡镇市区儿童艺术活动场景。

思考创作能力源自生活感受力

除全台巡演外,为了激发下一代的思考创作能力,纸风车剧团曾在夏令营课程中,让学员听完一首音乐后,把音乐「画」出来。柯一正转述当时的课堂情形,音乐才刚结束,小朋友们立刻兴奋且无拘束的描绘出想像中的音乐;反观,参与课程的家长们却卡关了,即使画笔拿在手上,却左思右想不知从何下笔。

至于大人「画」不出音乐,可能是正在回想那段音乐的意义,而停搁了大半天,无法用画呈现出来。他认为,这是因为大人们老是在寻求真正的意义,忽略了过程中的感受,其实对艺术来说,意义并不重要,不如像小孩般享受那过程,才会有最童真的直觉反应。

「艺术会让心灵有寄託、有出路。」他也深信艺术是廉价的精神治疗,并惋惜着说,「有些精緻品艺术或表演即使是免费的,台湾民众也无法好好欣赏完一场演出。」同时也感叹,我们因为学习过程中,不停的被压抑,也让我们在竞争力上,相对容易自我设限。

教育出了问题也反映在生活各层面上。他说,升学主义挂帅,却忘了教育下一代如何生活,忽略了自主思考的重要性,也扼杀了文化创意。「我们习惯依循父母的安排成长,成长过程中失去了自由、发掘兴趣及了解自己的机会;同时,在这一代也忘了我们所失去的,忘了还给下一代自由。」

影视音文创产业萎缩 柯一正吁翻转教育

云林虎尾展演「武松打虎」。

重视专业技术才能永续发展文创

柯一正也语重心长表示,其实台湾仍保有最美的人文风景——对伦理与家乡的传统温情,这是让文化艺术能感动人心的最重要元素,而当价值观出现抑制与偏差后,消弭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信任,创意便少了温度。长期关怀社会公平正义的他更倡议,「知识应该是用来服务,不是用来掠夺的。只不过,很可惜的大多数有知识、有地位的人,往往是为自己设计一套有利的待遇与优退制度,掠夺知识或地位相对低者的资源。」

他常以挪威为例,挪威跟台湾过去一样以出产海盗闻名,如今不仅实现了资源全民共享,且境内几乎没有贪汙。在挪威总理卸任后,其生活与一般百姓没有差别,不仅会上超市採买,且身旁也没有随扈,对当地民众来说,总理只是将资源妥善运用及分配的角色。

此外,阶级观念也是台湾面临的重要问题。举例来说,以前美军顾问团队驻台时的水电工、油漆工,其待遇不亚于台湾民间企业经理的薪水。这现象凸显了,国外重视专业技术,也是文创能永续发展的主因。至于台湾长久的阶级问题,使得专业无法获得重视,则让提供专业服务的人做事开始马虎,不少水泥工现在甚至连一面墙都砌不好。

「如果待遇是足够的,会激励劳工全心投入工作,把工作做到最好。」柯一正以北欧教育经验指出,北欧国家不会期许每个人都拥有大学学历,能拥有专业技能并乐于工作,才是它们所看重的。因此,北欧国家从中学开始导入技职训练,就是为了让学子们发觉兴趣。有了技术,生活就会过得很好。

如在台湾不太有人想做收音师的工作,即使担任收音师后,多是力图未来转型为录音师的跳板。反观,在好莱坞的收音师,因为大环境尊重专业,一旦成为收音师并在业界建立口碑后,不乏大片都等着他点头开工。

以人文素养优势走向国际市场

对于台湾种种困境,柯一正认为最需要从人文素质改变做起,而改变人文素质的根本则是教育。同时,他也强调,当台湾人文素质改变后,连中国大陆的人民也会支持台湾,改变素质是台湾最好的自救方式。他解释,身边中国大陆朋友都希望华人地区还能保有传统人文素养之地,也会成为他们最想访的地区,而台湾正是这样的宝岛。至于台湾影视文化产业困境,他提到,台湾文创自给自足不成问题,但若要走向国际,政府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台湾本身市场就小,加上创意不够,使得台湾电影文化产业迅速萎缩,这也加速了相关人才外流,过去香港向台湾取经,现在台湾已被香港超越。

为让文创产业足以茁壮,金融业的支持也是关键的角色,如中信金旗下基金会长期资助纸风车剧团,另外,也有企业採包场方式,扶植台湾文创产业发展。此外,儘管「柯一正」3个字已成为品牌,只要柯导演开口想拍片,资金便会络绎不绝涌入,不乏没资金,但他始终坚持,要让投资方赚钱,才能吸引更多资金投入文创产业,才会让文创产业永续发展。

相关文章